<ruby id="trnvl"><var id="trnvl"><video id="trnvl"></video></var></ruby>
<span id="trnvl"><dl id="trnvl"><del id="trnvl"></del></dl></span>
<span id="trnvl"></span>
<span id="trnvl"><dl id="trnvl"></dl></span>
<span id="trnvl"></span>

心靈的羈旅


摘要:/HtmlUpload/2017/3/201733010171138

心靈的羈旅

——讀《皮囊》后感

五年級組   孟君

人生或許就是一具皮囊打包攜帶著一顆心的羈旅。心醒著的時候,就把皮囊從內部照亮。荒野中就有了許多燈籠,燈和燈由此辨認,心和心、人和人由此辨認。——李敬澤

初看《皮囊》,首先映入眼簾的是李敬澤的這段文字。皮囊是什么?容顏的端淑或嫵媚,衣著的光鮮或隨俗,地位的顯赫或平庸……所有的這些,皆是每個人與生俱來的皮囊。這具皮囊是“重”亦或“輕”,是“貴”亦或是“賤”,倘若沒有把皮囊從內部照亮的,醒著的“心”,人生路上行走的一具具皮囊,可還有方向?可還有意義?

蔡崇達原本是新聞人,或許正是這新聞人對“真”的追尋,使得他的這本處女之作《皮囊》,是那么的真摰,坦蕩蕩的,自然陳述自我的成長經歷,沒有掩飾凡人難免的喜、怒、哀、樂、貪、嗔、癡。

筆下的親人,或是不受皮囊牽絆——作者的外曾祖母。她活到九十九歲,從來不在乎自己的身體,認為肉體是拿來用的,不是拿來伺候的。她每次切菜都很用力,有回生生切斷一根手指,家人亂成一團,她卻像沒事人一樣。看見一只從菜刀下逃生,灑著血到處亂跳的雞,她一路小跑出來,抓住它,狠狠地摔死在地上,“別讓這肉體再折騰它的魂靈。”……

或是被皮囊左右——作者的父親。自中風癱瘓后,會突然號陶大哭,會像小孩一樣耍賴,發脾氣,也會因為絕望而整天跟家人嘀咕,要“抓緊死”。真正死了之后,他又跑到兒子的夢中,責怪兒子只給他燒小汽車,不燒摩托車,“小汽車我不會開”;跑到老伴的夢中,說他“想騎摩托車去海邊逛逛”,要趕快給他……

這兩種樸實而又極端的描述中,卻流露出恒久的,支撐皮囊的,它在,皮囊在;皮囊不在,它亦在的東西,那就是——堅持和真情。作者的母親,自始至終的那種對建房的堅持,對父親的愛的堅持。那種感情固執而倔強,甚至不顧生活的拮據和家人的反對。

什么是愛?

看,父母對孩子的愛。漫天滋生的培訓班啊,孩兒從母體脫落伊始,各種名目繁多的培訓班應運而生:從“嬰幼兒游泳館”、“樂高積木”,到“大學志愿填報指南”、“就職面試培訓”……孩子一生的路從邁出的第一步起,就牢牢地被攥在父母手中。我們的父母,除了苦于無法替孩子生育,其余的樣樣都想能替孩子完成,或者死死牽著孩子的鼻子,朝著自己想去的方向行進。父母生下孩子,也就是給了孩子在這世上行路的皮囊,可有想過,皮囊內,那可讓皮囊發光發亮的“心”,如若沒有源于自身的動力,會發亮嗎?一旦失去了父母的牽引,父母的扶持,還能恒亮嗎?

看,夫與妻之間的愛。“貧賤夫妻百事哀”,大千世界中,看到了太多的“愛,源于錢,止于貧”的例子。曾經彼此攜手,信誓旦旦,一旦風雨襲來,于是爭執頻起,婚姻的圍墻也就千瘡百孔,最終,各自帶著一身傷,勞燕分飛。一男與一女,創建的“婚姻”,即是皮囊,那么點燃婚姻這個“皮囊”的“心”,是什么?是真情嗎?

是的,其實,一個人對另一個人最原始最簡單的愛就是成就他,想盡一切辦法讓他開心和驕傲,哪怕自己吃再多的苦也要讓他抬頭笑,這是人間最質樸實在的愛。

那么,自己對自己的愛呢?“我們的生命本來多輕盈,都是被這肉體和各種欲望的污濁給拖住。”多少人每天都拖著疲憊的身體工作到深夜,但是有幾個人會因為這樣的辛苦而快樂?有幾個人還在堅持做自己想做的?做自己想做的,成為自己想成為的,這是人生最快樂的事。把生活過在自己心上,而非別人的嘴上。這一副皮囊只是為了讓你的靈魂更豐富和深刻,而不是為了肉體的享受讓靈魂遭受折磨。

凡塵俗世,誰不是普通人?關鍵是普通的坦然,普通的歡喜,沒有精心算計的疲憊,沒有強顏歡笑的虛偽,靈魂可安放,精神可寄托,此生便可無憾了。

愿天下人的皮囊,皆有一顆從內而外把皮囊照亮的心,每個人都都攜著這顆心,走善自我的人生羈旅,彼此照亮。

出處:
錄入人:邵建輝
錄入時間:2017/3/30
點擊數:6483
 附件:
 
 
天天啪啪,天天啪一啪,天天啪影院,啪啪在线影院免费